關於部落格
  • 35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蕃薯藤(4)國民黨重將社會福利作為政治綁樁

蕃薯藤(4) 國民黨重將社會福利作為政治綁樁 馬英九先生就任總統才兩個月,已將社會福利制度破壞到不可逆轉的地步。 (1)下半年將追加十億預算的「馬上關懷」專案,破例由村里長、村里幹事等地方人士認定,不須經社工師訪視評估,即可發放一人三萬元的社會救助金。此舉將淪為政治綁樁;資源分配最終落入政治操作,人民舉債。 (2)去(2007)年才通過的國民年金,竟在馬政府上任不到幾天被翻案,且將國民年金與老農津貼脫鉤。未來老農津貼若要增加一人一千元,國庫一年將增加八十五億元支出。 (3)根據考試院退撫司統計,軍公教人員退休所得嚴重的程度如下: 軍職退休金已在去(2007)年赤字,八年後(2016年)破產; 教職退休金三年後(2011年)赤字,二十年後(2028年)破產; 公務人員退休金五年後(2013年)赤字,廿六年後(2034年)破產。 到時勢必要再挖人民血汗錢填補退休金財政缺口。當前首要大幅檢討軍公教人員退休所得之內涵。[以上見2008-7-26自由時報] 馬團隊和國民黨為兌現馬英九的競選支票,已把社會福利政策搞成行同無底洞的舉債。更惡劣的是,國民黨將社會福利制度貶為累積自己政黨的政治操作,以他一黨之私和黨國意識破壞國家優先的國民通識,還以社會福利經費籠絡軍公教人員(包括參里長、村里幹事)成為該黨的樁腳。 國民黨的措施有其模式,並有跡可尋。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起,台灣的社會福利意識已經萌芽,國民黨政府勉為其難,編列比以前較多的社會福利經費。可是,這些經費幾乎完全在國民黨手中,對低層和弱勢民眾的救濟金由將近全屬國民黨的村里長、村里幹事發放。 這些村里長或幹事發放救濟金時,都說:「這是某某縣市長 /立法委員 /縣市議員要給你的。」國民黨平時就以「慷他人之慨」、「借花獻佛」的手段砌築其「德政」形像,以使這些人成為他競選時的「鐵票」。其實這些經費都是人民的血汗錢,都來自國家。 自從民進黨執政之後,社會福利制度已經國家化、中立化了,救助經費發放的程序也已經體制化了,不再淪為政黨和首長人情的工具。但是國民黨回鍋執政,竟故態復萌,要回復他當年專制時期的作法,藉社會福利經費「重建」黨國意識和封建的「德政」思想。國民黨仍然將自己政黨的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先,為綁樁而不擇手段,破壞台灣脆弱的現代化和民主化在所不惜。 然而,對國民黨的「德政」並不是所有的軍公教人員都「領情」。 上世紀九十年代有位基督徒選上了里長。他發放市政府的救助金時,不再說「是某某市長要送給你的」,而回歸指稱那是國家的錢。選舉接近時要代為發放國民黨各級民代的救濟金,他會對對方說,「這是某某委員 /代表要給你的」,再補上一句「但是我不會投票給他」。他很清楚,當年那些首長和委員(代表)的經費都來自黨庫,而黨庫則流自國庫。 本教會有人擔任學校教員,他們很清楚,國民黨利用退休制度和種種優惠的小利在籠絡軍公教人員。他們一方面不願成為國民黨的「禁臠」,一方面遺憾一般教職員「貪戀」國民黨施予之小利以及不識社會公義的心態,一方面主張社會公義和公平的實施。 筆者有親戚是退休教員。他們不認為「18%」是應當享受的權利(並且非常敬佩看到現今的教員如此用心、辛苦教學)。他們將「18%」捐獻給宗教團體和社會公益團體。 馬團隊和國民黨已經不計台灣人民的子孫要背負多重的退休金和社會福利的債務,不隱諱他們的措施是在掏空台灣,也明目張膽地仗著他們的執政權力和在立法院的絕對多數,將國家化和中立化的社會福利制度輕易竄改為他們綁樁的工具。 台灣人民應當認清國民黨「黨先於國」、「以黨害國」的本質,擺脫他們的籠絡和利誘。台灣人民應當善用各種管道和種種方式抵制馬團隊和國民黨的作為,並譴責他們不符合社會公義和違反國家整體利益的措施。★(2008-7-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