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蕃薯藤(1)對國民黨政權的歷史經驗

蕃薯藤(1)----對國民黨政權的歷史經驗 (一)金門曾經在一九三0年被日本軍隊佔領過,因此,金門人與三個----日本、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政權都曾對遇過。 一九五0年代末,金門的父老對在那裡服預備軍官役的我的一位摯友說:三個政權的軍隊都會來向百姓徵用牛隻,但是三種軍隊的態度和作法各有不同。 日本的軍人會先詢問可不可以徵用牛隻。如果主人不同意,他們就不勉強。如果主人願意出借,他們使用完之後,一定會把牛隻牽回來,並向主人道謝。 中國共產黨的軍人來,會向主人聲明要徵用牛隻。不管主人同意不同意,他們就是會把牛牽走,並且牛「一去不復返」。 中國國國民黨的軍人來,不先對主人講什麼,逕行把牛隻牽走。不但如此,還要主人家有一個人(往往是主人的孩子)幫他們趕牛去。此後,牛和那個人再也沒有回來過。 (二)在神學院時,有一位年長的同學,是外省人,中國的大學畢業,已經五十歲,有個孩子在念大學了。他告訴我們這一班的同學說:「當年我們在大陸,如果罵對方是壞人,就說『你這個國民黨』!」 (三)在美國進修的時候,我的指導教授是美國白人,曾經到中國作宣教師,後來被共產黨政權趕出中國。他述說他的「國民黨經驗」。 共產黨把中國國民黨打敗之後,他宣教的省分每個地方的人民都興高采烈,慶祝國民黨政權的滅亡。街道兩旁有一簇一簇的人,人民自動帶著小椅子圍成小圈圈,拿著、唸著紅色封面的毛語錄。 (四)日本人當年對台灣人並不很好,可是中國國民黨到台灣來之後,竟反諷地凸顯日本對台灣「很不錯」,甚至「很好」。台灣人無法理解:日本對台灣並不好,可是畢竟他們是外來政權,是外國人。但是國民黨來了,他們說是「同胞」,卻對「自己人」台灣人是那麼殘酷。為什麼? 今天的中國國民黨想盡辦法要與過去的中國國民黨切割,絲毫不提過去的錯誤和惡行,要塑造自己彷彿成為一個新的政黨。他可能如願以償嗎?他是一個可以令人放心、值得令人交託的政黨嗎?這個黨真的改頭換面了嗎? 就像一個人,如果諱病忌醫,沒有「病識感」,就不會就醫,不願吃藥。他的病無法痊癒,最後會無可救藥。 國民黨從未認錯過;即使心虛,也極力掩飾。一個人認錯都還有可能重犯,再危害別人;一個政黨、一個政權不認錯,必會重複犯錯,必會習慣性地把自己或所做所行加以合理化。國民黨若不認錯,必再一次像當年陷中國於浩劫那樣,把台灣斷送。 雖然二000年起台灣有了政權輪替,可是中國國民黨系統的勢力仍然壓過民進黨和台灣人民。司法和軍法仍延續國民黨的黨國思想,仍「唯國民黨馬首是瞻」。雖然綠島和景美的監獄都公開了,可是它們已經「面目全非」----他們把它們做得「美輪美奐」,至少以前的非人環境、恐怖的刑求伎倆都不見了。中國國民黨系未曾像德國納粹那樣對自己痛心疾首;在蔣家政權領導下,這個黨系殺人遠多過納粹。肯定國民黨重獲了政權,會讓非人道措施、反人權政策、高明的貪污和騙術、.國庫通黨庫、.....死灰復燃。 台灣人缺乏歷史感嗎?台灣人如果有「歷史觀」,怎麼可以漠視過去的歷史事實?台灣人不會,或不願從歷史獲得教訓嗎?對過去,或許可以原諒,但是不能忘記! ★ (Sun. 24-2-20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