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牧場風雲01 專業

牧場風雲01 專 業 這是「專業」充斥的時代。各種學科、知識、行業都可宣稱自己是「專業」;在「隔行如隔山」的瞭解下,彼此也樂意尊重對方為「專業」。 下面要介紹三個「古典的(classical)」專業。所謂「古典的」,不是老舊、過時、該被淘汰的東西。自有它們以來,它們就被欣賞,被運用,不會消失,不能被替代。就像古典音樂,它在每個時代都將繼續被演奏,被聆賞,即使我們聽不懂,或不喜歡。或許知道了這三樣經典的專業,我們才會瞭解「專業」的真正精神。 這三個經典的專業就是律師、醫師、和牧師。 這三師都與上帝的工作、與上帝對人的關懷有關。律師與上帝的公義有關,醫師與上帝所創造人類的身體(含心理)有關,牧師與上帝所賦予人的心靈有關。這三師參與上帝對人類施行公義、健康、慰助的工作。要作這三師的人,一定要有使命感,就是要有感應到來自上帝之呼召的召命感;不是只把它當作一種職業,或為要從它獲得優渥的收入,也不能為要賺取財利才做這些工作。 這三師都要對案主、或病人、或信徒、和來協談者做關懷的工作。律師不只是為案主處理司法的問題,也要幫助他(她)處理情緒,甚至調整他的道德行為。醫師不只醫治病人的「肉」體,還要兼顧他(她)的心理、情緒,也要幫助他作生活和人際關係的調整(psychosomatic therapy)。牧師不只講道,還要關心並輔導信徒和來協談者的心理、情緒、生活遭遇、人際關係,引導他們對世界有正確的態度,以及幫助他們與上帝建立適確的關係。 三師對案主、病人、信徒、和來協談者的關懷要一視同仁,不因對方的貧富、貴賤、智愚、性別、親疏、國別、種族(族群)、政治立場而有差別待遇;不能因為他(她)是戰俘、叛徒、罪犯、仇敵而拒絕診治、協助、關懷。所謂「司法女神是眼瞎的」,在診治、協助、關懷這方面,都適用於三師,不過不是冷酷、冷漠、照章行事、只問自己之所好,而是給予溫暖的、最適當的、以對方為第一優先的關懷和協助。上帝「使太陽照好人,同樣也照壞人;降雨給行善的,也給作惡的」。被上帝呼召的三師應當執行上帝這樣的心意和祂所交付的使命。然而,三師可以有一種傾向,就是對貧困者、弱勢者、邊緣人、受壓迫者給予較多的關懷和協助,因為這是上帝公義之愛的「偏袒」。 三師必須持續在專業上增進學識。法學、醫學、神學(含聖經學)這三個領域都與時代和社會的處境有密切的關連。這三個領域的學問都有其演化性(有時是「進」步,有時是「退」步),而不是靜態或一成不變的,並且它們的案例、研究、著作都推陳出新,它們的學識一直在累積甚至修正。三師必須繼續自修、研究,經常吸收他們的專業知識,不斷接觸當前的著作或報告,並且不要失卻對當前社會之脈動的認知和警覺;教會界的俗語「牧師必須一手聖經一手報紙」,同樣適用於這三師的領域。簡單說來,這三師不能抱著當年老師的講義運用終生,也不能只根據過去的知識「一以貫之」。 三師需要建構「金字塔型」的學識和人文素養。這三個領域或學科所涵蓋的不是狹隘或單純的法律、醫藥、教義和聖經而已。它們的學科除了不是靜態而有其變動性之外,它們與文化有密切的關連。更重要的是,三師從事的工作深具倫理性。他們服務、關懷、協助的對象雖然可能只是個個人,但是他們所做的決定都影響到社會或公眾領域。平時,三師要增進自己對文藝、哲學、歷史、人類學、自然科學等的知識,並重視倫理。這些對三師在專業知識上觸類旁通、以及在專業上作判斷都有非常重要的幫助。「金字塔型」的學識和深廣的人文素養,能幫助三師作踏實、合乎人道和倫理的決定。 這三師有其不可替代性。若有人要替代律師,他頂多是個司法黃牛,雖然他可能熟悉法律條文和律師事務。若有人要替代醫師,他頂多是個密醫,雖然他可能對醫藥研究有成、或「久病成良醫」。若有人要替代牧師,他頂多是冒充的牧師,雖然他可能所謂信仰純正、敬虔熱誠、辯才無礙、能得人和,可以根據基要教理、聖經常識、長年在教會累積的服事經歷,以及善用社會經驗來事奉。有那麼多人覬覦三師的身份或職分,或想涉足三師的專門知識,益顯三師之專業性的尊榮。 律師、醫師、和牧師的專業性會被忽視。案主只在乎幫他(她)打贏官司。病人只在乎趕快把他的病治好。信徒只在乎牧師給他關愛的眼神、直接告訴我怎樣解決問題。三師總被案主、病人、信徒、和來協談者,或這些人的相關人士期待,要照他們的意思行事。他們要三師使出渾身解數幫「我」解決問題,滿足「我」的需要。他們不在乎三師在專業的學識/ 倫理/ 信仰的根據和原則,更不願意聽受三師對他們生活的關心和輔導。即使一般的認知如此,三師的專業性仍需堅持。 律師、醫師、和牧師的專業性還是會被侵犯。當「法院是黨國政府開的」,司法人員長期由專制政權訓練的時候,律師會在不知不覺中以黨國意識為優先信念,並屈從強勢政權的「旨意」。企業主和黑道人物無不盡力籠絡律師為他們的禁臠,好為他們掩護、脫罪。醫師會被企業家要求業績,成為業主賺錢的工具,罔顧身心關懷和治療。醫師會注重業績勝過注重費心費時醫護病患。專政者和強烈意識型態者會制止醫師對那些被他們視為「暴民」、「敵對者」、「叛國者」的人作應有的診治。信徒會要求牧師講道不可以或可以涉及哪些領域的題目,尤其不容牧師涉及公眾爭議性議題,尤其是政治和倫理議題。信徒會掣肘牧師對教會的「藍圖」和宣教方向的實踐,甚而要指導牧師執行他們所以為的工作。信徒會指責牧師比較關心慕道友和初來教會者、以及教會邊緣人。信徒會阻擋牧師推展宣教、或較需經費的事工。 三師出於愛和公義的關懷、諫言,以及對理念和倫理的堅持等專業行為被忽視甚或被拒絕,也參與了上帝之被世人漠視、棄絕。 三師也會墮落。他們入這些行,旨在賺取名利。他們以服務權力者、財主、上流階層為優先,忽略冷落貧困者、邊緣人、被壓制者。他們只把自己應有的專業當作職業或私有的行業,缺乏或喪失來自上帝的召命感。他們不再在自己的專門知識上持續進修,甚至將自己的專業知識交給別人代打或抓刀。他們把自己的工作範圍侷限在狹隘的「法律」、「醫藥」、「聖經或神學」,拋棄他們無可替代的專業性,拋棄對人的熱誠、溫暖和關懷。 律師、醫師、牧師是專業中的專業。他們都在扮演上帝的「同工」、或祂的「口和手」的角色。 在這知識爆炸的時代,每個行業和每門知識都有其專門之處,有其隨時代變遷而演化的專門知識;別人難以輕易學會或探索其奧。可是,律師、醫師、和牧師之所以為「專業」,重要的不在於三師的領域學識難懂和深邃,或「要及格,難如登天」。他們之所以為「專業」,主要是他們所從事的工作正執行著上帝的公義、慈愛和憐憫,關乎人的身體、人權和生命;建構著個人、家庭和社會健康又整全的根基。他們之所以為「專業」,主要是,他們必須堅持自己的信仰或信念,緊扣社會和時代的脈動,把握不斷在演化的專門知識,自我充實深厚的學識和人文素養,以幫助他們專業的服務,並作合乎高尚倫理的決定。他們之所以為「專業」,主要是他們需要有使命感,要以他們整全的(holistic, integral)服務落實上帝對人類的關懷和愛憐。★ (歡迎轉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